返回首页
笔趣阁 > 散文诗词 > 末日之丧尸侵袭 > 第511章:猛鬼镇的秘密
    最先发现地下水路入口的是瓶盖,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。在一处车骸中找到了地下室翻口。

    翻口内部是一层曲折的阶梯,沿着阶梯下行,就是电梯井。电梯井只有上下2层,指示灯且不住闪烁……

    “有电力?”赶来的小贝见状颇为吃惊。

    确实,以城镇为单位的营地还能在末世中保持电力,应值得惊叹。

    电梯操控面板被锁箱锁住了,没有钥匙很难开启。但这对于贺豪而言不难,一拳了事。

    众人顺着电梯,至地下2层。打开厢门的一刻,就能看见真正的猛鬼镇。

    狭长的青石路面与墙体布满了水气,渠道里面是一条细细的水流。经过十余年的自然沉淀,水流清澈无比,犹如山间清泉。

    墙壁上钉着锁链,上面拷着丧尸的小臂断腕,可能是因为油脂或含有能量的污血关系,尸骨小臂可以一直持续燃烧,并带有一点翠色,偶尔还会发出轻微的噼啪炸响。

    深远的水道回廊间阴暗无比,那水滴声异常清晰。比这还阴森的,是回廊间空荡荡的笑声。孩子的;女人的,癫狂且诡异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我们出去等您吧……”瓶盖扯着表弟退缩起来,她向来对黑暗怀揣畏惧。

    贺豪也不留,毕竟瓶盖与黄蜂的作战能力非常差,便给予许可。于是只有小贝随同贺豪一起深入……

    猛鬼镇非常深远,湿滑的水渠几乎没有尽头。在一处井房中,二人还发现了大量的潮湿圆木,上面长满了可食菌菇。再深的地方,就能够勘测到幸存者了……

    一群羸弱的女人与孩子,她们在水渠里洗涤衣物。衣物破败不堪,应该是从丧尸身上收集的。然后缝缝补补,抵御凛冬。

    伤害她们毫无意义,甚至还会引起对方的警觉,于是贺豪领着小贝,另寻了一条进镇的水渠。

    越接近镇中地带,越能勘测到幸存者。连贺豪都颇感意外,猜测这里至少居住了1000人。

    兜兜转转走了许久,二人来到一座地下水渠分汇坝口。那里有3600平米,四方状。地面至棚顶高12米。共修筑了24条宽阔的汇流水渠。

    上方坝口是关闭的,困住了整个城镇与周边地域所有的自然降水。因为凛冬,水位并不高。下方坝口是半径达到4米的拱顶水泥管道。根据方位,能够猜到排水点应该是辉煌前哨内的江河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……”小贝惊叹不已,她不曾想过这样的小镇中,还有这么庞大的地下水分汇坝。

    “谁?”一声突兀的呼喊响起,引得小贝面露凶色,她那手也伸向了皮肩带里挂着的飞斧。

    贺豪则伸手稳住小贝,因为刚才的刹那间,他并没有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警觉意味,所以先不急于出手,保持沉默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“哑巴么?”对方又嚷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时小贝才寻声找到对方——猛鬼镇人,地地道道的幸存者。其两手空空,并非料想中的佣兵。她站在上坝口的水泥台上,背着一个破旧的登山包。年纪看起来不超17岁。

    “希望基地的逃难者?”她又发话了。“也难怪。听说那里燃了碑文。”对方又自顾自的说着,让人感觉她有些疯癫。

    贺豪与小贝面面相觑,后者便应了一句“嗯。”

    于是那个姑娘顺着坝侧的直梯爬了下来,待凑到贺豪与小贝的身前,她突然从后腰拔出短弩,指着二人说道:“我虽无意冒犯,但是我可要搞清你们是来干嘛的。”

    “妳又是干嘛的?”小贝反问。

    “游荡商人。”姑娘搓了一把打缕的油腻短发,露出一双打颤的眸子。显然她确实疯癫,但并不严重。接着她把身后的登山包放下,解开纽扣,扯开早已崩坏的拉链,露出里面的破旧零件说道:“金属制品,应有尽有。”至于刚才她自己的发问,早就忘了……

    “一个疯子……”小贝瞥了一眼贺豪,碎念。

    贺豪沉默片刻,从储具腰带中摸出一枚颅骨币,用拇指弹进疯姑娘的怀里。问道:“可认识沐春与铭君?”

    疯姑娘接住颅骨币后发出呵呵傻笑,连连点头应道:“认得哩,认得哩。”

    贺豪又弹给她一枚。再问:“他们在哪?”

    傻姑娘半蹲身子的接下后嘻笑道:“中控室。”

    贺豪环视全场,然后转身向着直梯走去。猜测上坝口的某一条水渠一定通向中控室。

    “错了!那条水渠是去图河市的地下水路!”疯姑娘见贺豪胡乱钻拱,连忙制止道。

    “图河市?”贺豪愣住了。他没想到这里居然能跟图河市贯通。而更让人吃惊的在后面,疯姑娘掰着手指说道——

    1号水渠通往‘东国域铁路交汇站’

    2号通往‘海口运输车站’

    3号通往‘希望基地/废墟之地南’

    4号通往‘希望基地/遗弃机场’

    5号通往‘希望基地/内侧城区南’

    6号通往‘希望基地/塞内关口’

    7号通往‘图河市/魔窟高峰’

    8号通往‘图河市/尸体分割工厂’

    9号通往‘图河市/丧尸训练基地’

    10号通往‘图河市/铁棘塞城区’

    11号通往‘图河市/巨颚骨广场’

    12号通往‘图河市/血钟塞外围’

    13号通往‘洱源市/外围城区交易所’

    14号通往‘洱源市/末世大防线南’

    15号通往‘洱源市/末世大防线北’

    16号通往‘洱源市/异种生物培育中心’

    17号通往‘洱源市/天擎之地’

    18号通往‘洱源市/旧时代遗址’

    19号通往‘SS万人兵团分部驻点’

    20号通往‘瘟城大型贸易中转站’

    21号通往‘瘟城农业分基地’

    22号通往‘恒海市入市口’

    23号通往‘水渠中控室’

    24号通往‘水渠附属电力站’

    贺豪震惊的退了又退,在每条水渠上方果然发现有红色油漆刷出的大型阿拉伯数字,因久不维护,漆料褪了大半,但细细观察,还是能分出号码归属的水渠。

    “令人咋舌惊叹的工程。”贺豪碎念着。而后掏出一把颅骨币,抛洒给疯姑娘,又问:“猛鬼镇人的栖息地在哪?”

    “23号!23号!中控室周围大着哩!”姑娘兴奋不已,手舞足蹈的接着钱,且呼喊回答。

    “妳叫什么名字?”贺豪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姑娘低头捡着颅骨币,头也不抬的回答道:“名字?不记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贺豪与小贝面面相觑,本打算再问点什么,结果从24号渠道内走出2名猛鬼镇佣兵,他们见到贺豪等一众,当即暴喝: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更是不由分说的抬枪射击!一串星火跳弹奔着贺豪而去,后者本能倾身躲进掩体,小贝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佣兵见状,便把枪口对准了下坝口忙于拾取颅骨币的疯丫头!

    “不好!”观望到这一切的小贝发出惊呼,可佣兵却扣下了冲锋枪的扳机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枪火飙出,疯丫头也应声倒地,她痛苦的捂着小腹,另一只手还不住的捡着钱,溢出鲜血的嘴角不住抖动,轻声呻吟:“给我的……都是给我的……你们别抢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你妈的!”贺豪勃然大怒,前所未用的冲动让他热血滚沸!

    4000倍重力憾场——牢笼握杀!

    无形的力量翻滚而起,搅动着落尘与水汽的包裹住了那两名佣兵,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被勒爆了身子——瘪碎的五脏六腑从他们口中喷出,就连裤裆里都坠了一大坨污肉。

    两个佣兵的身子扭得如同线团,最终爆裂成血雾与碎肉……

    “去看看她!”贺豪话音未落,小贝早已飞跃至下坝口,她扶着那疯姑娘摇了摇,而后缓缓抬起头看着贺豪——又摇了摇头……

    惊喜过后的悲伤,令贺豪的心头微微一颤,他深呼吸着,仰望那落着水滴的棚顶。他时至此刻才意识到——原来,自己还是个凡人。

    ……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