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笔趣阁 > 散文诗词 > 十分六合彩网址 > 0490章 毒还是你下的
    红毒蛇奥伯伦坐在黑暗的地牢中,地下很潮湿。

    黑暗有如实质!

    多恩壮士密如沙,唯此一人甲天下。

    现在甲天下的这一人,连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多恩包括马泰尔家族在内,一共有九大家族,这次九大家族的族长或者是家族继承人都来到了多恩。

    多恩最有权势的九大贵族,除了马泰尔家族和布莱蒙家族,被魔山的妻子简妮一下子灭掉了七家。

    他在御前重臣会议里对简妮的羞辱,得到了简妮最善意的回报,并且报酬到来的速度也很快。

    这是整个多恩千年来最惨烈的一次血泪教训。即使在坦格利安驾龙征服多恩的战争中,多恩的九大家族也从未如此惨败过。

    简妮夫人给多恩的创伤,超过了魔山。

    魔山奸杀了伊利亚马泰尔公主,他伤害的是马泰尔家族,而简妮,伤害了整个多恩的所有权贵。

    这个仇不报,多恩人将失去自信和荣耀!

    他本和提利昂谋划好了报复的计划,多恩举兵,从海路进攻西境,和西境军理应外合,灭掉魔山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绝佳的计划,但他显然低估了红堡里的复杂性,有人竟然敢在国王陛下的婚宴上下毒,毒死了国王陛下、北境的珊莎、河湾地的荆棘女王、君临的大主教、王领地的多位贵族、还有一些吃了几十道大餐还要再吃一点鸽子馅饼的贵妇和仕女。

    参加婚宴的多恩人全部幸免于难!

    万幸下毒的人瞄准的是鸽子馅饼,如果提前在七十七道大餐前面的十道大餐里下毒,基本上,婚宴大厅里的所有重要人物都要死光。

    是什么人要杀掉婚宴上的大多数人?

    一定得是一个有实力攫取更大地位、财富、实力的人,一个有野心的人,一个绝对很可怕的幕后黑手。

    红毒蛇突然想笑!

    在当时,他要首相大人冷静,他本想和首相大人一起来彻查凶手的,然而结果却是,他和侏儒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太后陛下下令给抓了。

    很莫名其妙的,他竟然成了下毒者!与他一起被瑟曦想当然的指控被抓的竟然还有首相大人。

    瑟曦不仅仅是**,她还是个绝对的蠢货!

    尽管如此,奥伯伦并不后悔来到君临。他是来复仇的,唯一的痛惜和后悔,是他不该把多恩的八大家族一起带来。如果时光能够倒回,他会独自前来,仅仅带着自己的侍卫团和佣人们。

    君临是个充满了可怕诅咒的地方!

    外面传来了脚步声,在黑暗里如水波一样延伸到黑暗的远处。

    红毒蛇惊觉,从声音来判断,来人的体型必然很沉重,这令他想到了一个人:御林铁卫奥斯蒙凯特布莱克。奥斯蒙俗称小魔山,体型巨大魁梧,武艺精湛,剑术出众,身高两米左右。一身的健壮肌肉。

    远处,黑暗的尽头,传来了火光。

    地牢走廊里有很多拐角,声音会顺着弯儿传进来,而光则会被拐角挡住。

    脚步声轰然,威压和杀气也在空气中如声音一样传来,令素有战斗经验的红毒蛇警觉。

    红毒蛇对杀气很敏感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要来动手了?不用审判?不给选择权?但他随即释然,国王婚礼上被毒杀,王室不敢不审判他就把他处死,子民和文武廷臣都不会服气。活着的人,都会想要一个公开的审判,从而得到一个所谓的真相。

    脚步声更近了,一星蜡烛的火光在向前移动,来人隐藏在蜡烛光后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地牢里太黑暗了,在地底的深处。

    来人如巨熊踏着地面,如此威势,奥斯蒙是并不具备的,那么来人会是谁?红毒蛇的心猛烈的狂跳了起来:魔山!

    他突然一下子就想明白了,魔山才是下毒的幕后主事人。

    如果魔山不出现,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是魔山,而魔山一出现,所有的动机、疑问、事件就都能说得通了,每一个逻辑的点,都找到了最完美的注脚。

    杀了他和小恶魔,最大利益的获得者,正是魔山!

    奥伯伦心里升起了绝望。

    魔山来得好快,他和小恶魔仅仅过了一个晚上,本该在西境的魔山就出现在了君临的地下黑牢,他为什么能如此及时的出现?除非事前经过了周密的计划和部署。

    奥伯伦感觉背心冒出寒气,寒气在全身溃散,令他如堕冰窖!

    如此丧尽天良的大胆、如此猛恶的手段、如此及时的出现、都必须源自一个非常缜密的谋略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满身肌肉的魔山也长出了一个满是肌肉的脑子?

    奥伯伦心里的绝望不是因为恐惧魔山的勇猛和残暴,而是因为魔山具有了可怕的深远的谋略,这种本事,才会真正令魔山变得可怕和恐怖。只懂挥舞长剑砍人,用拳头打人的魔山,其实并不足惧。

    来人在黑暗中移进,就好像一座移动的山丘。

    威压如黑暗的实质般把奥伯伦笼罩,但他随即记起自己的马泰尔亲王的地位,他的荣誉和血脉令他昂起头,冷冷的盯那一点火光,面露不屑微笑。

    来人在红毒蛇的面前站定,他站在黑暗中,一星蜡烛光无法刺破这沉沉黑暗,奥伯伦依然看不见魔山的脸,但他知道,来的人是魔山。

    “你下得一手好毒!”红毒蛇笑道,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完美牙齿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该问我如何奸杀你姐姐的么?”魔山的声音沉稳如巨山。

    从容不迫的奥伯伦如被人狠狠的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,只听见哗啦一声大响,拴住他手脚的铁链被他拉得笔直,他猛地站了起来,就好像被压紧的弹簧:“我要杀了你,魔山,杀掉克里冈所有人。”奥伯伦疯子一样的大叫。

    他失控了!

    魔山的言语刺中了他心中最痛楚的地方,他的愤怒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机会杀了我,或者,我现在就把你像小臭虫一样的捏死。”

    机会?魔山会给红毒蛇杀他的机会?

    这自然是绝对不可能的!

    奥伯伦听见自己的呼呼喘息声和的心跳声,他瞪着黑暗中的魔山,目光虽然犀利如刀剑,却无法刺破黑暗,也无法杀死魔山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向我发起决斗的机会,来一场真正的武士的决斗。如果七神认为你是对的,他自然会让你取我的性命;如果七神眷顾的是我,你必死无疑。”魔山的声音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希望是现在。”奥伯伦把铁链拉得哗啦啦一阵乱响。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是现在,但时间上不允许。”魔山淡淡说道,“红毒蛇,你得为和我决斗的机会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“承认你是下毒的人,来交换一次公平的决斗。“

    “你才是下毒的人!”奥伯伦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我?我都不在君临,怎么下毒?”

    “你是幕后黑手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呢?”

    “你出现得太及时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魔山毫无笑意,“奥伯伦,我理解你报仇心切,但你真正要报仇的人有两个,一个是我,一个是兰尼斯特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会在杀了你之后再对付兰尼斯特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很完美的计划。你的完美复仇我也看见了,你率领的一千多恩精锐和旗下七大封臣都被我的夫人杀光了,你从座上宾变成阶下囚,狠狠的报复了我和兰尼斯特,你真的令我很佩服。战争中,不是被人杀就是杀别人,你在狭海对岸大战小战数百场,贱银了多少女子,是一个人?十个人?一百个人?一千人?甚至还有男童吧。你和我都不是什么好人,想想你红毒蛇的名头是怎么来的吧。但是很抱歉,在这个世界里,好人命不长,坏人不长命,只有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的人,才可能活得稍微久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死得很惨,魔山,比我惨十倍、百倍、千倍。”

    “我诚意的希望你的梦想能成真。”穿越魔山的口才不是奥伯伦能够相比的,高等文明熏陶出来的灌水大师,说点气死人不偿命的话都是手到拈来,“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,你会死在我前面。你要么被我现在就捏死,死后丢进黑水河,死无葬身之地,头颅被插上红堡的枪尖,灌满沥青防腐,让来去红堡的人们天天都能看见你的尊容;要么,你承认是下毒人,我给你一次公开决斗的机会。你把我杀了,然后脱罪,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会向太后陛下和审判**官要求比武审判。”

    “临时御前**官是我,你不承认自己下毒,我不会给你比武审判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违逆律法和七神规则?”

    “规则都是强者创造的,我要你死,你就得死。我是你和小恶魔的御前**官,专门负责审理这场毒杀血案,你认为庭审中我会放过你?其实你承认不承认,我都能找出充分的证据证明是你下的毒,你唯一的机会,承认下毒,我给你比武审判的机会,接受你的挑战。”

    “我绝不会相信你!我承认了下毒,就会被判处绞刑,根本不会有比武审判。我绝不会相信你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一样,我也不需要你的信任。看在你是多恩第一勇士的份上,我给你时间考虑一下。我现在去看看小恶魔,等会我回来,你告诉我你的选择。承认,我就给你比武审判并接受挑战,决斗中如果你被我杀死,尸体会以亲王的尊贵身份回到多恩;不承认,死无葬身之地,毒还是你下的。”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