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笔趣阁 > 十分六合彩 > 我家夫人很嚣张 > 第132章 笨官差与笨贼
    夜色渐浓,韩宅书房内,韩墨修正低头看着一本账册。

    “公子,事情已经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白衣女子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另一个也看向韩墨修,问“不知公子接下来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韩墨修放下账册,看了眼前的两个白衣女子一眼,想了想说道“明天天一亮,就开始全城通缉白衣女子,所以你们两个换个便装隐匿起来,别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对视一眼,其中一个开心的扯下面纱。

    笑着说道“我早就想摘了面纱,自从离开繁花宫以后,就一直戴着面纱,连睡觉都戴着,很讨厌面纱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面纱之下,是个小脸圆乎乎十分可爱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白衣女子想拦着同伴,可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看着身边已经摘下面纱的同伴,她只能摇着头叹息的娇嗔了声“彩云…”

    “彩霞姐姐,你也摘了吧,不戴面纱真的舒服多了。”叫彩云的白衣女子笑呵呵的劝说叫彩霞的白衣女子。

    叫彩霞的白衣女子抬手摘了面纱,白皙的皮肤在萤石的光芒之下显得更加雪白如瓷。

    朱红的薄唇缓缓开口道“公子,我们就在北城,公子有任何吩咐只管放信号。”

    韩墨修看着账册连头都没抬一下,点了点头说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彩云跟彩霞对视一眼,随后彩云说道“姐姐,咱们不用躲起来,明天一早就去城北处吃碗馄饨吧!”

    彩霞轻轻笑了笑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那里每天那么多人排队买馄饨,肯定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彩云边说边吞口水,表情十分陶醉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夜深了,先去休息吧!”韩墨修说道。

    彩云跟彩霞两个对望一眼,朝韩墨修鞠了一躬,静静退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白英走了进来,问道“公子,今晚要去大牢守着吗?”

    韩墨修点点头,说道“躲在暗处,不要被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白英应声之后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夜色越浓,韩墨修却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手里的账册就是齐格飞想要的东西,这是整个北地的所有进出账,包括萤石矿跟盐矿还有各类别的账。

    账册里,每一分钱进了谁的口袋,记录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因为这本账册关系重大,所以记这本账册的人早就被杀了,这本账册也是他花费了许多心思才得到的。

    账册若是被齐格飞拿到手,那么北城包括附近北流几个地方的官员都要大换血一番。

    目前,对于他来说,北地的官员大换血跟他没关系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这本账册能够救尚家于危难。

    叹一口气,将账册放在案上,他闭上了双眼沉思。

    而北城军营里,齐格飞惊讶的看着来报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那两个蒙面的白衣女子丢了一朵白色的花朵?”

    “是的王爷,据官府的人说,那很有可能是繁花宫的人。”士兵如是禀报。

    齐格飞沉默的想,那不是可能,是绝对。

    江湖传言繁花宫清一色女子,虽是女子,可个个心狠手辣,杀人更是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是为了彰显繁花宫的不可侵犯,她们喜欢在杀人之后留下一朵白色绢花。

    以前的繁花宫只是自保,后来不知为何,从自保变成了主动攻击。

    这些年,繁花宫的名声响亮,多半的人闻之色变,特别是美男子!

    据说繁花宫的宫主有特别癖好,只要是美男子,被她们遇到了都会提回去由宫主裁决。

    这听起来有些离谱,但确确实实是那样。

    至于真实的内幕究竟如何,外人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齐格飞在帐内踱了一圈,最后坐回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士兵退了几步转身离开了主营帐。

    夏日里的郊外,各种虫鸣不绝于耳,给这个寂静的夏季增添了一曲美妙的乐章。

    与郊外相比,大牢门口就热闹多了。

    三四个黑衣人笨手笨脚的站在大牢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怎们回事,我脚都被你踩烂了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黑衣人对身旁的同伴埋怨道。

    身旁的同伴低头看了一眼,急忙把脚挪开。

    “那个,咳咳,跳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守大牢门的两个官差呼噜噜的打着鼾睡觉,突然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,忙擦着嘴角的口水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,谁在说话!”

    “出来!”

    几个黑衣人就站在大牢门口不远,虽然天色很黑,他们也穿着黑衣服看不太出来。

    但若不是瞎子,都能看到好么!

    这两个官差,渎职到这种地步,简直比里面那家人更该死!

    “我们在说话。”其中一个黑衣人朝官差走去。

    两个官差吓一跳,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黑衣人,而且不是一个,还是许多个!

    “你、你们干嘛!”

    “啊!快、快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喊出来,便直接被黑衣人用刀柄敲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官差咽了口口水,自己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墙壁,突然‘仆’的一声撞上去,随后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管他是真昏倒还是假昏倒,只要他们不碍事,命就还给他们留着。

    几个黑衣人二话不说拿了钥匙打开大牢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他们的任务是杀了尚家的人。

    管他什么繁花宫的人还是什么宫的人,朱老爷对尚家的人恨之入骨,欲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了他们今晚的这次行动。

    天牢内有火把微弱的光,潇如尘一直都很警戒,突然出现的几个黑衣人并没有令她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早就知道朱老爷肯定还有什么别的招数,没想到是半夜暗杀!

    竟恨尚家到这个地步了!

    看来是她把朱浩文得罪惨了,所以朱老爷才会处心积虑想要除掉他们。

    如此想来,还真是她连累了尚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是尚家的人?”黑衣人开口问。

    牢房内全都睡得东倒西歪,唯独这个牢房里的人睡得不踏实,一看就知道是新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个长得其丑无比的丫头没睡,正盯着他们看。

    潇如尘勾起嘴角笑着点头说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几个黑衣人相视一笑,其中一人吐槽“莫不是白痴的,看不出来咱们是来杀他们的?还在笑?”

    。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