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笔趣阁 > 散文诗词 > 魔改诸天 > 079 你儿子的年龄比我大
    “宗主,南疆密报,大量黎族战士暗中潜入苗族七里峒,不知有何图谋。”

    经过大半日的休整之后,天魔门带着伤残弟子返回总部。炼血堂因解封九尾天狐之事,用时稍长,正准备动身返回罗浮山时,忽地有弟子前来禀告南疆黎族有所异动。

    这些年楚明虽然主要在神州之地发展,但是对南疆偏远之地,也布下几手暗棋,毕竟那里可是大BOSS兽神的老巢,容不得楚明不谨慎对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疆幅员辽阔,地广人稀,边陲之地生活有苗、黎、土、壮、高山五族,而南疆深处则是十万大山,其中多是信奉兽神的蛮荒异族,少有人烟。

    南疆五大部族中,黎族信奉象征力量的熊神,民风彪悍,族内多有身强体硕的强大战士,五族一直以来以黎族为尊。

    而苗族风俗开放,甚至主动接触中土商人,交易兽皮、矿石特产,经年累积,倒也积累了不少财富,族人衣食无忧,羡煞黎族。

    于是后来黎族凭借强大武力强压苗族,让其为黎族无偿提供大量粮食、肉食与美酒,令苗族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此种情况持续百年之久,或许是苗族信奉的犬神看不下去了,显露神迹了吧,两百年前苗族大巫师外出游历时,偶遇高人,得其指点,巫法大进。

    在大巫师诡异强大的巫术帮助下,苗族战士以弱克强,战胜了不可一世的黎族人,不仅抢去黎族圣器,还将黎族赶到偏远贫瘠的十万大山之中。

    近些年来,得到十万大山中的兽神相助的黎族,野心勃发,又开始蠢蠢欲动,想要得报昔日大仇,然后一统南疆五族。

    穿过一条宽仅三尺的幽暗小道,炼血堂众人进入南疆之中,又向东南出行近三十里后,众人来到繁华热闹,各族杂居的天水寨。

    天水寨向南,经过一条险恶小径,便是七里峒所在,不过楚明并未让众人继续赶路,而是在天水寨落脚休整歇息。

    现在七里峒附近的黎族都处在炼血堂暗哨的监视下,不用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此次焚香谷一役,炼血堂五百多名弟子,死亡近百,伤残三百,受创颇大,完好无损的仅余百来号人,天魔门那边的情况也同样好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大部分伤残弟子都是由赤焰魔兽的火雨神通造成,千年宗门的底蕴确实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这是为了屠灭焚香谷,付出的代价之大远超天魔门和炼血堂的意料,若不是最后楚明找到赤焰魔兽的弱点,利用玄火鉴控制住八凶玄火大阵,恐怕两派联军都得全军覆没!

    所幸局势尚在楚明掌控之内,天魔门既搅乱天下,又联手炼血堂坑杀魔教弟子,严重侵犯了正魔两道的利益,再这般下去,说不定正魔两道会心生默契,联手对付天魔门。

    成功屠灭焚香谷,足以震慑正魔两道一段时间,令其不感轻举妄动,给天魔门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只要让天魔门腾出手,过不了多久,就会让正魔两道后悔至极!

    由于这次伤亡颇重,楚明便只挑了百余名状态最好的弟子与年磊、吸血老妖两位长老前往南疆。

    当然,楚明自然也不忘带上野狗这个马屁精。

    楚明一贯认为,强是一时的,吹是一世的,又强又有人吹才能造就一世英名。

    因为狐族的发源地在南疆十万大山,六尾魔狐一家子人也主动跟随,想去见一见故土的人情风俗变化。

    而其余人等则尽皆被遣回罗浮山,区区一个黎族,还用不着炼血堂全力出手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调养一夜的楚明脸色不似昨日那般苍白,多了几分血色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在天水寨繁华的街道上闲逛,身旁还有一位柔媚秀美的女子相伴。

    “白长老与六尾长老久别重逢,不与他相伴,来陪宋某作甚?”

    楚明摸了摸鼻子,语气略有些无奈道。

    特意换上一身苗族服饰的他,本想安安静静的逛逛街,好好欣赏一番南疆各族的风土人情,谁知九尾天狐缠住他不放,一定要跟随左右。

    九尾天狐小白,昨日从玄火坛脱困之后,自然是与六尾好一番亲热。

    得知楚明不仅使六尾免受寒毒之苦,还将她从玄火坛中救出之后,天狐感激不尽,当即同意加入炼血堂,以报答楚明的恩情。

    在狐妖一族中,百年道行生三尾,千年道行生六尾,生成九尾需要多少年?恐怕只有九尾天狐自己清楚了。

    九尾天狐乃是绝世妖物,道法通神,一身妖法修为已然高达至第三境中期,虽然不擅长战斗搏杀,却也抵得上寻常的第三境初期修士。

    三百年前若不是为了把六尾从上官策手中解救出来,她也不至于会身中焚香谷陷阱,被封禁于玄火坛第三层。

    有她的加入,楚明自然是欣喜万分,可是她那如妙龄少女般古灵精怪的脾气,也让楚明大感头痛。

    九尾天狐柔媚一笑,娇嗔道:“和小六该说的早说完了,此外,我叫小白,宋宗主直呼我的名字即可,不要叫人家白长老,显得人家很老似的。”

    楚明哑然,你都是一只活了几千年的老狐狸,装什么嫩嘛,要叫也应该叫大白才对啊。

    我叫你小白,你儿子听了会不会有想法?

    见到楚明发愣,小白嫣然一笑,眼波流转,柔媚道:

    “宋宗主对我母子二人恩情甚大,我狐族向来是知恩图报。

    我见宋宗主孤零一人逛街,便上前相伴,没想到像我这样的大美人,还被宋宗主嫌弃,难道宋宗主不喜欢女人?”

    这个误会有点大,楚明都被吓到了,他听见小白居然怀疑自己的取向,立刻反驳道:“我当然喜欢女人,不过我很专一,我只喜欢年轻的,对你这种老女人可不感兴趣,你可千万不要污蔑我的清白!”

    闻言,小白勃然大怒,不顾形象破口大骂道:“你眼瞎吗?哪里看出来我是个老女人?!”

    楚明耸耸肩,道:“你儿子的年龄比我大。”

    小白打量了一会儿自己的芊芊玉手,又看了看楚明的粗糙脸庞后,笑道:

    “呵呵,我的皮肤比你白嫩十倍,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老?”

    楚明不为所动,继续笑道:“你儿子年龄比我大。”
返回首页